古镇好风光

几天前室友就嚷嚷着要去西塘,叫我一起去,说是要和我发生一段难忘的故事,这样他拿了年终奖滚蛋后,在岁月无尽落下的尘埃里,我们仍能嗅到彼此的气息。

我欣然答应,好比将死之人,出于本我的真善美,我都应该送他最后一程,想吃什么就陪他吃一点。

我拒绝做任何的出行计划,我对他说,人本是随波逐流,你越是计划,世事越是不遂人意,拈花惹草意外湿了衣袖,反而发现世外桃源。

那天早上冷风拂过我如丝般顺滑的大腿,我醒来,天色阴沉,我意识到这不是个出行的好日子。室友也有所察觉,但想到之前同他瞎扯的那番话,我坚持了这次行程。我们三步并作两步,欣然前往。

手握高德地图,我们踏上未知的旅程。高德地图自从被我们大阿里收购之后,是越来越好用。

路上很拥堵,在汽车上摩肩接踵站了一个多钟头,我们面露疲态,坐了半小时地铁后,再也无法强颜欢笑。此时已是中午,在吃完车站餐馆老板强烈推荐的特色菜「小肠包糯米」后,一些社会不稳定因素在心里发酵。我很担心,我怕配不上我所遭受的苦难。

坐了两个小时长途汽车,到达西塘。我一时无法控制内心的情绪,想大声呐喊:「西塘,我来哒~」

这时一个不像是好人的大叔凑过来询问道:「去景区吗,我带你们进去,半价」。

我小声对室友说:「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」。

大叔面色凝重:「怎么说话呢,都是诚信经营,本来票价一人 100,我只收 50。省下的钱,你有什么想吃的就买来多吃点」。室友连连点头。

我一直认为,不能因为贪图小利,到头来反而失去更加宝贵的东西,得不偿失。

我问大叔:「大叔,我看你人面善,我们进去如果被抓住验票,岂不是亏了,影响心情」。

大叔就差发毒誓担保说,绝不可能。

我还是不太乐意这样做,我说:「大叔,我还是过不了自己,有些原则是不能被打破的」。

大叔望着我们远去的背影,放低声音说:「一人 40 吧,40」。

我说:「大叔,你带路」。

清明时节雨纷纷,杜牧这死鬼真是乌鸦嘴,此时大雨倾盆,我怀疑是否人工降雨。路上我们问大叔是否本地人进去不需要门票,大叔说本地人早逛腻了,没有谁会进去看。

大叔带着我们穿过羊肠小道,路上遇到不少和我们一样被招揽的偷渡客,撑伞艰难前行,大概 10 分钟,在一个狭窄的两栋古镇民宅相间的石板路上,我与大叔互加微信,转了酬劳,因为我们身上只剩几块现金。大叔的昵称是——「嘘,低调」。不知道朋友圈有民警么?

此道初极狭,才通人,复行数十步,豁然开朗。进去就是古镇景区,看着街上人来人往,我一时无法控制内心的情绪,骂到:「人真**多」。

我深深感受到如同在拥挤的公交车上撑伞移动,这种感觉像便秘,我没有体验过便秘,我想就是那样,八九不离十。

此刻雨水顺着人群的雨伞打湿了我的衣袖,我开始后悔不该来这个鬼地方,室友说:「来都来了」。我越想越生气,好想杀了他。

貌似在最拥挤的过道上,店家的生意反而会比较冷清,因为狭窄的地势甚至不能容下人停留,只能等到人群散去,才会有顾客光临。我能想象店家望着如同蚂蚁搬家的人群时忧伤的心情。

我们没有预定酒店,因为太早预定会限制我们的活动范围,另一方面这不够洒脱。雨比较大,我们决定先找旅馆避雨。

迈进一座古色古香的宅子,厅前一位老大爷在玩开心消消乐。我们琢磨着就挑这家便宜的吧。

询问标间价格,店主答:「八百,你不要嫌便宜」。

我不由得重新瞻仰了一遍这家宅子,好像四处格局与摆设是要庄严了一些。

我说:「老板,那个,有没有贵一点的?」

老板说:「有,有 1000 多的,我带你去看看」。

我们说:「我们先在下面避避雨」。

店家给另一位住客送上了热腾腾的茶,住客不禁称赞道:「你们服务很不错」。

店家很高兴,赶紧给我们递过来一根板凳。

找了好几家,后来在一个面善大妈的带领下,我们以 330 的价格租到了一间没有热水,和学校宿舍差不多的标间,两张如同一张大床被距开的小床占满了整间屋子,还用支付宝换了些现金。隆顺旅馆前台挂了一张老板娘和张卫健老婆与一个陌生男人的合影。

窗户旁边就是过道,可以从外面将屋内的事物一览无余,以至于晚上我起床观察好几次,以防大妈偷窥或偷听。没办法,这年头,哪里还不遇上几个变态?

我将耳朵移开隔壁情侣那堵墙这样说道。

那个夜晚是平安夜,没有一个人被杀死,隔壁情侣也没有发出异常响动,猜测是没热水。

我刚刚跳过了白天的情况,白天我们在镇上瞎转悠,看了很多美女,吃了很多小吃。所谓古镇我想商业模式都差不多,一堆老旧房屋,一大堆小商贩,卖各种小吃,小饰品,10 元店,加上现代化的 KFC,星巴克,古镇似乎没那么有韵味了。尤其是夜幕降临,灯光闪烁震耳欲聋的酒吧,台下人群捧酒狂欢,台上有美艳性感的舞女扭动着身姿,一切仿佛都变了味,古镇终将淹没在酒吧刺眼的光芒与舞娘妖艳的舞蹈中。我顿觉索然无味,看了一个多钟头就走了。

完了没吃饱我们又去了一家生意冷清的面馆,我对室友说,有时候,没有客人的餐馆反而别有洞天。

室友点了一碗粥,我点了一碗炸酱面。喝了一口他说:「我从未吃过这么难吃的粥,是干饭煮的」。我低声对他说:「小声点,被老板听见不太好,虽然说这碗面确实也太咸了」。

老板娘说:「咸了我帮你加点清汤吧」。

警察叔叔,就是这个火塘吧

我们结完账,去了一家火塘吧,听了几首民谣,途中我几欲上前献唱。

然后回宿舍睡觉了。

第二天瞎晃悠了一上午,吃到一家酸菜鱼不放芡粉的餐馆,俗话说,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我真乐意看到镇民们靠自己勤劳的双手敲诈游客的景象。

翻看朋友圈,发现给我们带路的大叔昨夜也在酒吧狂欢,我顿感世态炎凉,他说过当地人看腻了不想进去,他说谎,他不是人。

等等,他也可能不是本地人。

不知不觉写了好长时间,这次西塘之行并非如我所写那样不堪,对我而言,有许多事情… 这里省略几百字。

还有,即将告别友人,不论你今后飘荡何处,每年清明节我都会想起你。我挥一挥衣袖,抖出了几粒风干的米饭。